面對超英 現實題材逆市前行

本報特約記者 董 銘

近年來,世界影壇誕生了許多基于現實題材和真人傳記的電影佳作,不僅斬獲戛納金棕櫚、奧斯卡最佳影片等業內榮譽,也取得不錯的票房和口碑。

以戛納、威尼斯、柏林為代表的國際電影節,一直以來都在褒獎基于現實題材的作品,鼓勵關注底層邊緣人群,以發揚人道主義和人文主義為創作宗旨。像去年的《悲慘世界》就是以法國當代社會現實為目標的優秀作品,聚焦于巴黎郊區嚴峻的對抗氛圍;英國左翼導演肯·洛奇的《對不起,我們錯過了你》,更是一如既往地呈現快遞員含辛茹苦的工作。這些影片里的故事,有的是導演自己的經歷,有的是取材于真實新聞。像2018年獲得金棕櫚的《小偷家族》,就是導演是枝裕和從新聞報道中獲得的靈感;感動無數人的《何以為家》,更是由真正的敘利亞難民男孩出演,在銀幕上重現他無家可歸的生活;獲得去年柏林金熊獎的《同義詞》,也是以色列導演把自己的真實經歷原原本本搬上銀幕,提出一個現代移民青年的困惑和反思。

在今年美國的頒獎季上,昆汀·塔倫蒂諾的《好萊塢往事》和馬丁·斯科塞斯的《愛爾蘭人》也是基于歷史事實,卻打破了紀錄與虛構的界限——時代背景是真實的,人物和大事件也的確是史上存在的,但是背后的真相和解釋是杜撰的。《好萊塢往事》中波蘭斯基的妻子沒有遵循歷史而遇害,而《愛爾蘭人》里的工會主席死于黑幫之手也與現實有出入。這都是電影人對“藝術的再創作”,用顛覆歷史來給觀眾帶來新的體驗。

以奧斯卡為代表的好萊塢學院派評委,對現實題材影片報有格外偏好。據美國《綜藝》雜志統計,在奧斯卡前72年的歷史中(截至1999年),有14部基于現實改編的作品獲得最佳影片獎,占所有獲獎片的19%;進入21世紀,更有強化的趨勢,占比上升到33%,《國王的演講》《綠皮書》等令人印象深刻。2018年奧斯卡最佳男女主角、男女配角中,有3個是在扮演真實的歷史人物;2019年入圍最佳影片的8部作品中,根據真實事件和人物改編的影片有6部。

事實證明,相較于擁有炫目特效的超級英雄、科幻等虛構題材的電影,取材真實事件、聚焦人們生活細節的作品,如今依然是電影創作者的主要聚焦方向,并且受到業內人士和觀眾的青睞。

相關新聞

    推薦閱讀

    949电影网949_949电影